車禍記錄4/20日
下午帶小孩坐公車前往長庚看爸爸,爸爸認得我,但情緒很激動,爸爸用非常口齒不清的語氣說;要去死一死好了,覺得自己沒有用,我聽了好難過,爸爸很失志,我該怎麼幫他渡過低潮?我回了一句「你是我最愛的爸爸」結果爸爸更激動不已,我不敢落淚,只能堅強。
晚上打給看護的業務,表示想換看護,因為看護實在是很會聊天,要不然就是吃飯吃很久,然後常常是晚上將爸爸綁起來,自己倒頭呼呼大睡一覺到天亮,我實在是對大哥很不能諒解,爸爸在受苦,難道你做兒子的感受不出來嗎?今天我是要你在醫院看爸爸以及盯看護,不是要你來渡假的,結果卻是隔壁床的太太在反應我們的看護,爛事情已經多到大家都喘不過氣來了,為什麼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肇事者的先生前來,將申請下來的慰問金給我們,本來是要跟他說;請他來將慰問金的收據作廢掉,因為我們根本沒拿到慰問金的錢,到不如作廢。結果他說慰問金的錢下來了,肇事者的先生說5/1日要出差,可能到7月才回來,天阿~這不是空窗期嗎?若是有什麼事?我們要去找誰呀!莫名奇妙~由他口中得知,當初他老婆躁鬱鬧自殺是請堂妹幫忙的,因為堂妹在長庚放射科,難怪一開始我就覺得很奇怪,長庚不是很缺病房嗎?為什麼隨隨便便就能以躁鬱症住進病房高達30天,那全台灣的躁鬱症不就都要住院治療,問題醫療體系有辦法讓每人都這樣嗎?肯定是不可以的,所以我說他們利用躁鬱症來脫罪,已經很明顯了。
晚上打給看護的業務,表明我們想換看護,對方也答應最快明天就有新的看護來交接。
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韓國

axcehrwo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