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從波羅的海的斯德丁到亞得里亞海的的里雅斯特,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。”——68年前,丘吉爾的“鐵幕”演說揭開了冷戰時代。而今,隨著克裡米亞危機疊加烏克蘭亂局,歐洲“新冷戰”的陰雲正在黑海畔若隱若現,引發全世界憂慮。
  日前,烏克蘭克裡米亞自治共和國最高蘇維埃(議會)通過一項決議,批准關於該共和國和塞瓦斯托波爾市獨立的宣言。16日,克裡米亞將就是否加入俄羅斯舉行全民公決,莫斯科則宣佈將尊重公決結果。隨著局勢不斷演進,俄羅斯與美歐之間分歧進一步加大,雙方的對峙並未緩解。
  軍事上,俄羅斯和西方開始“秀肌肉”。繼俄羅斯議會授權動武、俄軍在俄烏邊境舉行演習後,美國向波蘭和波羅的海等毗鄰地區增派軍力和戰機,並將與東歐諸國舉行多場聯合軍演。
  政治上,雙方“口水仗”不斷,“製裁”聲連連。俄羅斯總統普京與美國總統奧巴馬、德國總理默克爾等西方領導人的電話外交並未縮小分歧;美歐揮舞經濟製裁大棒,試圖“孤立”俄羅斯,美已暫停美俄貿易投資談判,歐盟決定暫停與俄互免簽證談判,俄羅斯則在醞釀反制措施。
  俄羅斯與美歐之間如此劍拔弩張,是自冷戰結束以來逾20年之未有。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稱之為“柏林牆倒塌以來最深重的危機”。克裡米亞猶如“導火索”,有引爆俄羅斯與美歐徹底攤牌的危險。
  烏克蘭危機引發俄西之間對峙有著深刻的背景,是“事出有因”、“偶然中的必然”。
  自冷戰結束以來,美歐打破不過奧德河的“君子協議”,將東歐諸國納入北約懷抱,歐盟一步步東擴到俄羅斯家門口,進一步壓迫其戰略緩衝空間。在烏克蘭,無論是2004年的“橙色革命”還是當下,西方機關算盡、步步緊逼。
  殊不知,烏克蘭是俄羅斯文明之源,是俄羅斯與西方的最後戰略屏障。在烏克蘭危機中,西方不惜“耍賴”趕走亞努科維奇,讓莫斯科感到被戲弄。被逼到牆角的俄羅斯只有放手一搏。於是,以克裡米亞為切入口,俄羅斯與西方的對峙風波乍起,“新冷戰”絕非空穴來風。
  當今世界,和平發展乃是時代主旋律,全球化讓各方利益糾葛在一起,可謂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因此,“新冷戰”只會讓各方“雙輸”,是開國際關係的歷史倒車。
  堅持通過政治和外交途徑是解決危機的核心。當務之急是各方保持冷靜剋制,避免局勢進一步緊張升級。當前,克裡米亞局勢微妙,一旦處置不當,連“熱戰”都有可能,15年前的科索沃就是“前車之鑒”。德國《明鏡周刊》就曾警告,“一個謀殺或是一個摩擦走火完全可能引爆地區緊張的火藥桶”。
  經濟和外交製裁亦是“雙刃劍”,慎說“製裁”、多談“對話”,符合各方利益。《華盛頓郵報》日前報道,美國企業對美俄之間“游戲”感到擔心,對製裁俄羅斯“謹慎地保持距離”。而歐洲,僅俄羅斯“斷氣”這一招就讓人受不了。更何況,面對敘利亞、伊核等國際問題的解決,離不開國際社會共同攜手。
  人類已經進入21世紀第二個十年,冷戰結束亦已25年,沒人願意走回頭路,世界不歡迎“新冷戰”。新華社  (原標題:世界不歡迎“新冷戰”)
創作者介紹

韓國

axcehrwo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